《共同体》是中国之声决胜时刻联合体育大生意推出的体育商业主题对话节目,以“求同存异,聊聊大家共同关心的体育热点话题”为口号,每周一期,逢周五晚上10:00于中国之声《决胜时刻》栏目期间播出。

9月10日,德国男篮在2023年篮球世界杯中以83:77击败塞尔维亚男篮,首次夺得赛事冠军。为期三周的赛事至此落幕。从国内的社交网络讨论情况来看,篮球世界杯的热度在中国男篮结束征程后迅速下滑。国际篮联通过改制来提升国际赛事影响力的努力,仍未达到最理想效果。9月8日,第131期节目讨论篮球世界杯打造赛事品牌的得与失。参与的“闲话者”是中国之声记者张闻,《中国体育》球频道主编周鹏,体育大生意大湾区产业总监谭力文。

张闻:本期节目录制于2023年篮球世界杯的半决赛日。到节目播出的时候,决赛席位就已经产生了。过去三周,大家在世界杯赛场上看到了不少高水平的国际对抗,但也出现了一些不太和谐的场面。最令人遗憾的莫过于塞尔维亚球员西马尼奇在比赛中碰撞受伤后,竟然付出了割肾的代价。另外还有一些成名球员缺席,也让人觉得世界杯成色不足。

从世锦赛改制为世界杯,篮球世界杯肯定远远没达到足球世界杯的影响力高度。单是参赛球星阵容就已经不太耀眼了。周老师,这次比赛有哪些球星的缺席在您意料之中?

周鹏:最典型的是一批知名的美国篮球巨星。像詹姆斯、杜兰特、库里等等,我们很早就知道他们不会加入美国男篮、征战本次世界杯。希腊的“字母哥”,作为MVP级别的球员,多数人也觉得他不会参赛。对我来说比较意外的是塞尔维亚的约基奇缺席。另外还有拉脱维亚的当家球星波尔津吉斯,赛前宣布因伤退赛。

张闻:确实大家都以为约基奇会来,结果他在老家沉迷赛马。我自己比较意外的是八村塁没来,毕竟日本是主办国。有人觉得,改制后的世界杯的一大特点是与奥运会资格捆绑在一起,这相当于承认赛事的规格在奥运会之下。所以大牌球星就更多不重视世界杯了。是这个原因吗?

谭力文:客观来说奥运会就是绝大多数体育项目的最高舞台,是体育金字塔的塔尖。例外的情况有三种。第一种,该项目没有进入奥运会,所以其最高舞台自然不是奥运会。第二种是职业赛事影响力远高于国际赛事的项目,例如网球、高尔夫、拳击等等。第三种是职业赛事和国际赛事都有极大影响力、但是最高舞台不是奥运会的项目。放眼全球,只有足球符合这个特点。所以我们再看篮球世界杯,要希望它的影响力超过奥运会非常困难。世界杯成为奥运会资格赛就不难理解了。

张闻:字面上来看,世界杯可以被视为奥运会的资格赛,变相承认奥运会更高的地位。但这样做的初衷是希望大家更重视世界杯,派出有实力的球员。这些规则改变会让大家意识到不认真对待世界杯,可能就打不了奥运会了。从目前已改革的两届赛事来看,这个目的达到了吗?

周鹏:在篮球项目中,欧美国家的水平遥遥领先,因此欧美头部球队即使只派出稍微低一个档次的球星,也足以保住奥运资格。归根结底还是欧美实力强、余裕大,看上去并没有受到太大激励而派出最强阵容。再结合上届世界杯来看,欧美强队对比赛的投入程度也不算非常大。所以我觉得国际篮联的改制初衷挺好,只是实操中未能影响到真正的球星群体。只是对于一部分实力稍逊球队来说,他们可能会更倾尽全力地争取好表现。不过最终这也没有让一些强弱对抗的赛事的观赏性产生质的提升。

另外相信大家也看到,中国男篮结束赛事征程后,从播出平台到社交媒体,世界杯的关注度呈阶梯式下降。这也是赛事没能如国际篮联所愿全面提升吸引力的表现。

张闻:对比足球,国足只参加过一次世界杯,但每一届足球世界杯都是全民热话的盛事。国际篮联要打造自有国际赛事IP的影响力仍任重道远,但两位嘉宾作为业内人士,肯定还是一直跟进着赛事的整个过程。您觉得淘汰赛阶段比赛的激烈程度和精彩程度怎么样?

周鹏:到了淘汰赛阶段,无论是从业者还是死忠篮球球迷,都能感觉到赛事还是很好看的。从中也可以看到世界篮球风格的变化,例如怎样选择适合的球员,球员应该重视哪些方面的身体素质提升。我个人就比较惊讶,世界篮球目前追求快节奏比赛的风格。外线出手、攻防转换越来越多,使得比赛非常精彩。

遗憾的是,篮球国际赛事的影响力真的无法像足球那样得到群体性的关注。我们在一些精彩比赛中认识到某位球员,然后想在国内的渠道搜索他的信息,但篮球球员和足球球员所能输出的信息量的差别十分巨大。

周鹏:是的。我印象很深刻的是拉脱维亚的55号球员Arturs Zagars,他在淘汰赛中异军突起,让大家意识到一支黑马球队中拥有一名黑马选手。但是我们去搜他的名字,翻译成汉语后是扎加斯还是扎加尔斯、三个字还是四个字,都没有统一。虽然从国家级的播出平台到互联网平台,都在努力包装篮球世界杯,包括转播比赛以及配套节目制作,而世界杯的淘汰赛阶段的确也是异彩纷呈。但是国内对赛事的关注度确实有待提高。

张闻:也许篮球和足球世界杯是两种不同的体育比赛分类。一种比赛大家会关注于赛事本身的精彩程度,另一种比赛大家更倾向于带着一种与有荣焉的自豪感观赛。篮球世界杯更接近后一类。因此对中国观众来说,也许中国男篮被淘汰后世界杯就已经结束了。

张闻:我还注意到,从2019年的中国,到本届赛事的菲律宾、日本、印度尼西亚,再到2027年的卡塔尔,连续三届世界杯都在亚洲举办。这是出于什么考虑?是因为亚洲国家格外关注篮球投入吗?

周鹏:要看到近年来这些亚洲国家在经济层面上的发展还是比较迅猛的。作为东道主在主场比赛,冲击奥运会的机会更大一些,也可以借机去进一步发展本国的篮球运动。像本届的东道主菲律宾、日本本身都有很好的本地篮球氛围,利用世界杯机遇可以再推动一下各方面的水平提升。

张闻:但说到主办方,不得不提开篇所说的令人痛心的事故。似乎东道主的一些细节工作因此让人质疑,例如医疗配备。

谭力文:西马尼奇的受伤情况在球场上还挺常见的。南苏丹球员篮下转身准备上篮,西马尼奇垂直起跳。结果进攻球员转身这下动作刚好撞到西马尼奇的肾脏位置。这种我们说他受了“内伤”,最后检查出来是一个肾脏破裂了。结果因为血液配对不上而割肾,真是一个残酷的结果。我们也比较难理解,毕竟赛事被渲染成高规格,医疗服务团队理应比较完善,但出现这样的事故。有人直接怀疑赛前考察评估时相关团队的人也没有用心。

张闻:不幸中的万幸是,他的职业生涯有望继续,只是确实要伤停比较长时间。聊完一些令人难过的消息,我们也看看一些可喜的。据说本届世界杯的商业开发还是有一些亮点。这反映出改制的效果吗?

谭力文:大家可以看到,本届世界杯的球场地板上,有两个比较显眼的中国品牌广告标志,一个是伊利,一个是TCL。从赛事的整体招商情况来看,今年相比2019年变化还挺明显的。2019年是首届改制的世界杯,总共有18家合作伙伴。今年最高层级的国际篮联合作伙伴,从9家增加到10家;第二级别的赛事全球合作伙伴,从3家增加到5家;赞助商总数从18家增加到37家。不管赞助金额多少,从数量上来看本届世界杯的商业吸引力确实有提升。

另外赛事在三国举办,帮助到吸引一些赞助商。例如一些日本的品牌可以在东南亚的赛场上打广告,触达更多的当地客户。菲律宾的本土企业也通过赛事在全球市场刷了把脸。三国联办一定程度上给一些跨国企业创造了新的营销空间。

张闻:对于球迷来说,评价一项赛事的指标还是比赛的精彩程度。这届赛事好像有一些裁判争议。周老师怎么看?

周鹏:确实有值得商榷的地方。球迷不是吹毛求疵要求裁判不能误判,因为裁判也是人,总有一个瞬间顾及不到的地方。但是这届赛事有一些情况下,裁判太抢戏了。例如东契奇,一位作为流量担当的球员一下就被罚下了。另外还有一些对比赛连贯性的控制,对关键场次或时刻的吹罚,我觉得裁判的表现只能说在及格线以上,谈不上非常出色。如果考虑到国际篮联想做大赛事影响力的初衷,那么我们可能真的觉得这届裁判的干预有些过了。

谭力文:这届世界杯来的球星本来就不多,然后球星在赛后新闻发布会批评裁判判罚标准不一,就引起了更连锁的负面反应。我相信国际篮联会研究下一届赛事怎样在裁判管理方面下功夫,增强裁判的控场能力,并提供更公平的判罚尺度。

张闻:我们今天在聊篮球世界杯提升影响力之路,甚至是不是未来有一天能和足球世界杯掰手腕。要达成这一点,本质核心还是比赛好看。好看意味着悬念,意味着更多有实力的球队参与争夺冠军。但全球篮球发展水平参差明显,国际篮联连续把世界杯放在亚洲,可能是想把这块篮球洼地的水平提高,但目前的效果来看并没有拉近。包括大家盛赞的日本队,跟最高篮球水平相比不见得比十年乃至二十年前更接近。

谭力文:国际篮联只给亚洲一个从世界杯直通奥运会的资格,已经说明国际上对亚洲跟欧美篮球的差距有清晰认识。

周鹏:这种差距的其中一个原因可能来自这项运动对某类身体素质的要求,亚洲人种相对在这一方面存在限制。大家说日本打得好,其中他们选择归化球员的方法,就是一种拉平与欧美球员的身体素质差距的一种“捷径”方式。

周鹏:因为篮球世界存在着一个国家,其球员的实力看上去超过大多数其他国家。所以先从欧洲开始,现在再到亚洲,大家开始去归化美国球员。这类球员在美国不算顶级,他们在归化过程中可以获得更多的收入、获得参加国际大赛的机会,形成归化成功的可能性。

而足球没有明显的单极化。职业赛场层面上,大家说五大联赛,意味着有五项顶尖水平的职业足球赛事。现在连沙特都开始有球星了。而篮球世界中,只有两项大的职业赛事。其中美国职业篮球,又比欧洲冠军篮球联赛有更大的影响力。而除此之外其他比赛的竞争力都差距很远。所以归化变成国际篮联缩小差距、制造国际赛事悬念的手段。

张闻:这样是不是就能拉平篮球世界的高峰和洼地呢?这还需要长远观察。德国男篮归化了施罗德,带队闯进四强直面美国(编者注:最后德国更淘汰美国杀入决赛、最终夺冠),归化好像确实带来了那么一些激烈的戏码。不过长期来看,世界篮球不断转型,例如球员位置日益模糊化、例如中锋也要会投篮。各种新趋势会不会又摊薄归化所带来的竞技影响呢?总而言之,在连续第二届在亚洲举办的篮球世界杯上,我们看到亚洲篮球仍然要迎头赶上,国际篮球赛事也仍有待塑造更大亮点。感谢两位作客本期《共同体》,我们下期节目再会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