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你看到这支身穿红白色球衣的球队的激情进球画面时,或许你会以为,这是本赛季状态火热的阿森纳?

事实上,这个场景发生在本赛季法甲的第20轮,身穿红白球衣的一方并不是阿森纳,但完成这粒进球的球员的的确确和阿森纳密切相关,他就是被枪手租借到兰斯的巴洛贡。在那场比赛的最后一分钟,兰斯绝平了大巴黎。

相似的球衣,相似的激情,在不同的国度里,本赛季兰斯和阿森纳均踢出了气势恢宏的足球。只是,不同于大名鼎鼎的阿森纳,兰斯的名气显然要逊色不少,但这并不妨碍这支来自法国东北部的小球会在本赛季所制造的声势。

在上周日4-0大胜特鲁瓦之后,兰斯已经在法甲连续15场不败,相当神奇。而这个故事的男主角,并不是已经登顶法甲射手榜的巴洛贡,也不是本赛季花费球队1000万欧元的队史标王伊东纯也,而是一位仿佛从足球经理类型的小说或电影中走出的虚拟人物。

他的名字叫做威尔-斯蒂尔,今年只有30岁,是欧洲五大联赛中现役最年轻的主教练。不过,这位少帅并不是什么学院派或者年少成名的战术天才,相反,他甚至是无证上岗的。

这显然不是斯蒂尔在实现这个遥不可及的梦想之后的官方致辞。他的成长经历只会让那些同样沉迷足球经理游戏,同样梦想成为职业教练的年轻人,羡慕、渴望,却又难以企及。

1992年出生在比利时的斯蒂尔,父母都是英国人。和大多数男孩一样,斯蒂尔也是从小就喜欢踢足球,他曾在比甲球会圣图尔登接受过青训,但天赋不足以踢上职业足球,最多只能活跃在比利时第四级别联赛。

“我是一名后腰,我不是最快的那个,但我却能在10天里跑100公里。我认为没有人愿意和我对抗,在球场上我会变得很肮脏,就连我的母亲都替我感到尴尬。”斯蒂尔曾这样介绍作为球员时的自己。

除了踢球之外,斯蒂尔的另一个爱好就是玩足球经理游戏,他从这个游戏中学到了许多足球战术和经理人技能,在虚拟世界中体验着真实。

“我是那种夜晚10点开始玩足球经理,然后告诉自己最多再玩一场,最后却发现已经凌晨4点却还不肯收手的人。我从来没有想过足球经理会影响我的真实人生,但现在仔细想想,它绝对影响了,足球经理显然点燃了我内心那团火,它让我现在成为了一名真真切切站在球场边的主教练。”

不太可能成为职业球员的斯蒂尔,开始萌生了成为教练的想法。18岁那年,他前往英格兰求学,利用学习之外的空闲时间,他加入了普雷斯顿北端学院,成为了普雷斯顿U14梯队的一名助理教练。

2014年,在结束了英格兰求学之旅后,回到比利时的斯蒂尔开始四处投简历,已经确立了人生方向的他,目标唯有一个,就是踏入职业足球教练圈,但现实却给了他一记耳光,“我登门拜访了我知道的所有和比利时职业足球相关的地址。我虽然年轻,而且是无名氏,但有普雷斯顿的经历,还有在大学所学到的技能,我自认为能够提供帮助。但我一次又一次地被拒之门外,我开始失去希望。”

和诸多俗套但令人百看不厌的故事如出一辙,关于斯蒂尔人生的转折点,也正是在一个至暗时刻发生——“我敲响的最后一道门,屋主是延尼克-费雷拉,他是一个年轻的比利时教练,他当时正在圣图尔登执教,那时圣图尔登还在比乙征战。当我还是一个孩子时,我曾在那里接受过青训,所以我把它列在了敲门清单的最后一个,因为我并不想回到曾经待过的地方工作,但考虑到现实的残酷,我已经没有选择的权利。”

延尼克接待了斯蒂尔,并给他布置了一个作业:“你会分析比赛吗?会剪视频吗?明天我们赛季第一场,比赛结束之后剪个视频给我,限你两天时间。”

过于想要证明自己的斯蒂尔没日没夜地看了无数遍的比赛录像,两天之后,当他把录像交给延尼克时,延尼克说了两句话:

运气固然重要,伯乐同样不可或缺,但不可否认的是,终究是斯蒂尔本人将命运掌控在自己手中,他不肯放弃的劲头,最终为他在比利时职业足坛带来了第一份工作,圣图尔登的视频分析师。

虽然最初只是以学徒的形式,而且没有任何薪水,但斯蒂尔作为教练的天赋还是犹如一场凶猛的洪水,势不可挡。他开始越过边界,从电脑前走到了场边,“虽然没有官方任命,但几乎所有人都已经达成了共识,我成为了延尼克的助教。”斯蒂尔骄傲地说道。

2017年,斯蒂尔转投比乙球会利尔斯,和最初在圣图尔登的经历相同,他又一次从视频分析师转为助教,但不同的是,在那年10月,随着利尔斯解雇了原本的主帅,年轻的斯蒂尔被推上了位置。

“主席给我电话,他告诉我,他根本不考虑其他人选,他认为我有无穷的想法。这太不可思议了,我才24岁,就成为了一家比利时乙级联赛球队的主教练。”

斯蒂尔的执教才华正式在利尔斯得到释放。在他接手球队前,利尔斯仅仅排在联赛倒数第二,但在他拿过教鞭后,带队踢了8场联赛,取得了7胜1负的战绩,可遗憾的是,利尔斯在赛季结束后宣布破产。

不过,在利尔斯的经历不仅让斯蒂尔信心爆增,也让他在比利时足坛掀起了涟漪,“我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我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年轻人,一夜之间变成了去商店会被认出,电视里也总会看到我身影的人。”

之后,斯蒂尔加盟比利时球会比尔肖特,帮助球队拿下二级联赛冠军成功升级,并又一次神奇地完成了从视频分析师到助教再到主教练的三级跳,成为了比利时顶级联赛历史上最年轻的主教练,一直带队到了赛季结束。尽管15场20分的成绩中规中矩,但正是这次带队的经历,让他收到了兰斯总监卡约发来的邀请:“我们已经观察你很长一段时间了,你愿意过来和我们一起聊聊吗?”

就这样,斯蒂尔梦幻般地迈进了法甲联赛,担任西班牙人奥斯卡-加西亚的副手,“这完全就是超现实主义,兰斯怎么可能会知道我呢?我真的认为,只有比利时人才会知道我的存在。”

仅仅2个月之后,甚至还没来得及适应法国生活的斯蒂尔接到了球队的通知——“你不再是球队的助理教练了。”

当然,球队的通知还有后半句,那是兰斯主席亲口对他说的:“加西亚要离开了,但你不能走,这里是新的合同条款,我们希望你能接手球队。”

这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,只不过斯蒂尔有些措手不及:“我当然还想再成为一支球队的主帅,但这次和我之前生涯的每一次一样,都属于计划赶不上变化,至少在当时,我还没有想过自己会成为兰斯的主帅。”

顶级联赛俱乐部的主教练位置显然没有那么好坐,他必须要立刻投入工作。兰斯只给了斯蒂尔6场比赛的“试用期”,他们告诉他,6场比赛之后,球队会重新评估让他作为主教练的可能性。

在这场被外界看来必然会一边倒的比赛里,兰斯却踢得极其凶猛,全场24次射门,比大巴黎要多了13脚,逼得巴黎不得不把原本准备轮休的内马尔在下半场派上。

双方踢得有来有回,只可惜兰斯没能把握住机会,最后0-0收获1分。但斯蒂尔首秀面对大巴黎打出这样的赛果,显然已经足够让管理层满意。

虽然不少人认为他只是一个临时工的角色,可他完美地胜任了这份工作。两场比赛之后,他将球队的阵型从352变成更具侵略性的4231,本赛季开局9场1胜4平4负的兰斯,在接下来的6场比赛里拿下2胜4平的不败战绩,从联赛第15名升至第11的位置。斯蒂尔通过了考验。

世界杯的休赛期,让斯蒂尔和兰斯有了更多的调整时间,他仍会在闲暇时打开足球经理,在游戏中试验自己的新点子,这是他一直以来的习惯。

世界杯之后,兰斯的成绩继续扶摇直上,自斯蒂尔接手至今,他们在法甲的14场比赛里收获了6胜8平,保持不败,这其中包括了两场面对大巴黎的比赛。

“我从未想过我执教的球队会碰上梅西、内马尔和姆巴佩的球队,生活真是太疯狂了,”他谦虚地说道。“赛前我只是希望球队别被揍个6-0,幸亏没有。”

值得一提的是,由于斯蒂尔到现在还没有获得欧足联的职业教练证书,兰斯每场比赛都要为他交上25000欧元的罚款。不过对于现在的情况,球队是自然乐意去支付这一笔钱的,“我们已经准备好投资你的生涯了!只要你能带领球队走向胜利!”

“曾经的我,只是一个喜欢玩足球经理游戏的普通小孩,现在我30岁,负责执教一支法甲俱乐部,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事情了。”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